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21点 > 自然序 >

空间正义的唯物史观叙事

发布时间:2019-06-20 01:17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空间正义问题在社会生活与学术研究领域日益突显。规模浩大、急促推进的城市化,以及全民深度关注的房地产业问题,更使空间正义有了前所未有的现实紧迫性。作为社会正义的形塑,空间正义表达同时也创生着社会正义。空间正义的理解与诠释,必须遵循马克思恩格斯创立的唯物史观原则,以生产方式为基底,从社会经济立论,澄明制约空间正义的人权与产权关系;在人与自然、空间生产与物质生产的互动中,深入探讨、阐释空间连续性和间断性的内在统一,以及由此决定的空间价值的整体性、普遍性和局域性、特殊性的辩证关系;揭示栖居场所正义性体验的致思特点及其对空间正义社会认知的还原论机制。这种叙事逻辑的寻绎和发挥,将助深化、拓展空间正义研究,彰显其学术与现实的意义。

  空间正义的考察和诠释,是一个重要的理论与现实问题。它关涉社会生活的基本诉求,又包括空间生产、空间经营、空间资源分配和享用在内的所有空间实践不可回避的问题。随着全球化、城市化以前所未有的强度、广度、深度展开,大量社会公平正义问题不断聚焦于空间,形成了普遍性的空间正义理论呐喊和实践诉求,驱使人们多角度深入探讨和解析它们。但实践的感触和生活化的理解不能取代唯物史观对空间正义的学术思考与社会逻辑揭示,空间治策的寻求、研制同样无法替代空间正义的学理疏浚和法则寻绎。关于这些问题的社会思考,西方马克思主义学者做过有益的学术探讨。但真正最早关注并对此问题的社会逻辑解释给出唯物史观奠基的,是马克思和恩格斯。他们对城市建设工业化、空间生产资本化的批判,为我们在新形势下研讨与澄明空间正义问题,留下了科学而深刻的致思理路。从唯物史观角度解释空间正义,必须深入厘析这一现象赖以立论、赖以阐述、赖以体认的逻辑理致,从理论与实践的结合上澄明问题的真义和社会机制。

  空间正义,是社会正义以空间物化方式的形塑,是其立体表征。了解空间正义,必须坚持唯物史观,把正义的界说立论于生产方式基础上。马克思的正义观认为,“只要与生产方式相适应,相一致,就是正义的;只要与生产方式相矛盾,就是非正义的。”①基于这样的正义原理,马克思、恩格斯在空间正义论域无论是对非正义现象的批判,还是对其成因分析,都牢牢立足于生产方式进步与否的考量,去揭示空间正义状况与生产方式的正相关性或同构性,尤其注重从空间人权与空间要素产权的关系展开问题的解释。

  早期,马克思恩格斯出于对无产阶级苦难状态的巨大同情和关切,对英国工人的栖居惨境及城市空间权益格局进行了大量实证考察与分析,把资产阶级压榨工人的社会不公与城市空间的工业化生产、资本化经营结合起来深入进行社会批判。恩格斯在对曼彻斯特、利物浦、兰开夏郡等工业化城市空间布局和工人栖居状况的实地调查与统计材料分析中,翔实而深刻地揭示了工人生存惨境与资本主义经济运行法则的内在联系,痛斥城市空间生产和分配的极端非正义性。在他笔下,深受资本家残酷压榨的工人阶级,即是在城市生存空间饱受资本力量无情挤逼的苦难居民:工人聚居区街道脏乱,臭气熏天,“小宅子又坏又破,砖头摇摇欲坠,墙壁现出裂痕”;②空间乱七八糟,拥挤不堪,缺少设备,无法保持清洁,没有家庭乐趣;在这里只有那些日益退化的、在肉体上已经堕落的、失去人性的、在智力上和道德上已经沦为禽兽的人们才会感到舒适而有乐趣。③恩格斯认为,工人栖居的这类惨况,是资本主义剥削制度的腐败性、残酷性的空间形塑或具象摹状,是资本主义社会非正义性造成的苦难现实。他对工人栖居空间的不道德、非人性进行了制度层面的经济追溯,发现“只是工业才把大批的工人(就是现在住在那里的工人)赶到里面去;只是工业才在这些老房子之间的每一小片空地上盖起房子,来安置它从农业区和爱尔兰吸引来的大批的人;只是工业才使这些牲畜栏的主人有可能仅仅为了自己发财致富,而把它们当做住宅以高价租给人们,剥削贫穷的工人,毁坏成千上万人的健康;只是工业才可能把刚摆脱掉农奴制的劳动者重新当做无生命的物件……把他赶进对其他任何人都是太坏的住所”。④这是就工人栖居空间之非正义性向资本主义剥削制度及其空间工业化形塑发出的正义讨伐。它让人们清晰看到,在工人栖居空间的筑造和安置中,那些资本人格化了的房地产主,全然不顾工人生存的人道需求和空间栖居的基本人权,甚至连空气流通都不顾,“所考虑的只是业主的巨额利润”。⑤那些自由派厂主、曼彻斯特的“要人”或“大亨”们对城市“这种可耻的建筑体系”负有重大责任。⑥恩格斯对空间非正义状况的描述与祸因追问,以客观事实感性地确证了房地产经营的资本化对工人空间生存权的深重压制。空间资源支配者,对城市空间的规划、资源配置、用途安排,除了追求空间投资利润最大化,就是完全按照空间产权结构来处理建筑格局和栖居秩序,大同小异地展现出这样一幅幅栖居空间的阶级界画:“一条平均一英里半宽的带子把商业区围绕起来。在这个带形地区外面,住着高等的和中等的资产阶级。中等的资产阶级住在离工人区不远的整齐的街道上……而高等的资产阶级就住得更远,他们住在……郊外房屋或别墅里,或者住在……空气流通的高地上”。⑦这种空间栖居的强烈反差和权益对峙,正是资本主义社会关系在空间生产和分配中的典型表达。恰如空间正义研究者苏贾所言,空间“正义,无论如何界定,只能通过带有资本主义发展特征的社会生产关系转型才能实现。这些社会或阶级的关系明显地塑造着空间”。⑧

  在恩格斯进行英国工人栖居空间非正义性的调查和批判之同时,马克思则用异化理论和人本唯物论思想对城市工人聚居区地狱般的空间惨状给出了同恩格斯如出一辙的描述:“人又退回到洞穴中,不过这洞穴现在已被文明的熏人毒气污染。他不能踏踏实实地住在这洞穴中,仿佛它是一个每天都可能从他身旁脱离的异己力量,如果他[XV]交不起房租,他就每天都可能被赶出洞穴。工人必须为这停尸房支付租金。”即使如此,对工人而言连阳光、空气、清洁的需要也无法满足,伴随他们的是肮脏环境、文明的阴沟引发的人性堕落。⑨马克思将工人阶级这种栖居空间的非人状态,与整个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无国界区分地给工人的经济政治虐待联系起来作统一解释:“工人的民族性不是法国的、不是英国的、不是德国的民族性,而是劳动、自由的奴隶制、自我售卖。他的政府不是法国的、不是英国的、不是德国的政府,而是资本。他的领空不是法国的、不是德国的、不是英国的领空,而是工厂的天空。他的领土不是法国的、不是英国的、不是德国的领土,而是地下若干英尺。”⑩工人没有祖国,没有领土,没有立足之地,其普遍的空间赤贫是其权利赤贫的现实写照!

  从社会生产方式考察空间生产和栖居的正义性,让马克思恩格斯在对其资本主义致因的揭示和批判中,促成了世界观由人本唯物论向实践唯物论的转变。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完成的第二年,亦即恩格斯的《英国工人阶级状况》完成之际,写出了标志唯物史观理论奠基的天才提纲——《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之后两人一道投入唯物史观经典《德意志意识形态》的写作,短时间内同时完成了由人本唯物论向唯物史观的思想飞跃。这一决非偶然的思想史奇观,如实证明了空间正义研究与唯物史观创立的相互联动、原生一致。之后,“空间正义”问题反复出现在其著述中,进一步升华和强化了这一现象的唯物史观诠释。

  马克思在深刨空间生产非正义性祸根过程中,展示了这一现象侵害人权的直观性、尖锐性特征:“任何一个公正的观察者都能看到,生产资料越是大量集中,工人就相应地越要聚集在同一个空间,因此,资本主义的积累越迅速,工人的居住状况就越悲惨。”(11)换言之,在资本主义社会,房地产等空间资源产权化越彻底、资本化越强势,工人阶级和劳苦大众栖居空间的人权状况就越糟糕。在马克思恩格斯展示的城市景观中,工厂、商店、银行等资本、财富的空间聚集、扩张,与工人栖居之地的挪移、压缩、败坏同步反向推进。城市空间生产和占有受资本逻辑支配,是其非正义性的祸根:资本家们“拆除建筑低劣地区的房屋,建造供银行和百货商店等等用的高楼大厦,为交易往来和豪华马车而加宽街道,修建铁轨马车路等等;这种改良明目张胆地把贫民赶到越来越坏、越来越挤的角落里去。另一方面,每个人都知道,房屋的昂贵和房屋的质量成反比,房屋投机分子开采贫困这个矿山比当年开采波托西矿山赚钱多,花钱少。在这里,资本主义积累的对抗性质,从而整个资本主义财产关系的对抗性质”演绎到了极致。(12)这种空间生产和资源配置的资本化,直接否定人权指向的空间正义,让栖居文明发生严重倒退:城市居住状况“灾祸达到较严重的程度时,它几乎必然会使人们不顾任何体面,造成肉体和肉体机能如此龌龊的混杂,如此毫无掩饰的性的裸露,以致使人像野兽而不像人”。(13)之所以要把劳动阶级的栖居重新打回连动物都不如的野蛮状态,就是因为空间要素的资本化直接或间接地把自然馈赠的空气、水、光、热等使用价值的因素转化为交换价值,“自然,作为空间,和空间一道,被分成了碎片,被分割了,同时以碎片的形式被买卖,并被整体地占据。”(14)因为空间资源的产权化、资本化,由资本经营所造成的“地理景观同时也表示死劳动对活劳动的支配”。(15)而且,它们还导致社会主体对空间资源态度的恶化与非正义性。

  在深入批判空间资源产权化、资本化引出的非正义性时,马克思科学地探讨和揭示了其中的致因和作用机制,表达了一个重要的学理思想,即土地等空间资源的人权与产权关系,是理解、评价和实现空间正义的根据。面对每一平方英寸的空间都被商品化和资本化的严峻现实,以及由此造成的空间享用在大小、优劣等方面十分不公平的现象,马克思给出了一个由经济学上升到哲学理性的解释。他引述赛·兰格《国家的贫困》一书的结论披露了问题的本质:城市空间的非正义,“任何情况都不像工人阶级的居住条件这样露骨这样无耻地使人权成为产权的牺牲品。每个大城市都是使人成为牺牲品的一个场所,一个祭坛,每年要屠杀成千上万的人来祭祀贪婪的摩洛赫。”(16)“摩洛赫”是古腓尼基人所奉祀的火神,传说他以人为祭品,每时每刻都要有新的牺牲者去满足他那永不满足的贪婪。马克思借此典故,就资本主义社会对房地产等空间资源经产权化交易、作为固定资本加入资本循环,借助城市化、工业化所推动的市民人口剧增、栖居空间趋紧、工人贫困加剧的态势,日甚一日地使空间栖居的人权沦为空间产权的牺牲,造成普遍性的空间非正义事实,进行了事实根源及其逻辑归因的梳理和寻绎。在对空间要素之人权满足,与空间产权化、资本化压制所形成的空间正义与非正义冲突的叙事中,马克思秉持一个深刻而明确的理念:栖居空间的人权是空间正义的基底。

  人权,就其完整意义而言,就是人人自由、平等地生存和发展的权利,是人因其为人而应享有的权利。它具有属人的普适性和道义性,不能因为政治和经济地位的差异而受侵害或被剥夺。马克思认为,在生存和发展方面人人都享有自由、平等的基本权利,“承认真理、正义和道德是……彼此间和对一切人的关系的基础”;“一个人有责任不仅为自己本人,而且为每一个履行自己义务的人要求人权和公民权”。(17)这种人权观,当然是建立在人人平等、自由发展那种美好的社会愿景中。

  把这样的人权诉求引入空间生产和资源分配中来,空间人权的实现就是要为每个人生存和发展的自由、平等提供基本保障。它作为空间正义的内核,须在空间生产和享用中使土地、环境等空间资源向人生成,为人服务,满足社会生活基本要求。空间、外界自然,是人的“无机身体”,天然具有一种让人类每个成员公平享有的可能性,这是空间人权的自然基石。相对于自然,人作为大地之子生而平等,应当同样地享有生存、栖居所需的土地、阳光、空气、水源以及其他空间要素,大自然慷慨施予也为人类平等享有它们提供了可能的物质条件。但在人与人的关系中,天然的空间资源之平等享有的可能性,必须借助社会政治经济关系对空间资源实施以人为本的配置方可实现。空间人权要求栖居之所的筑造以及生产与生活所需之最基本的空间资源分配,首先应当满足社会成员生存、栖居和发展的人权需求,而不是为了投资、投机和谋利。但资本主义社会的房地产等空间要素的产权化、资本化,则作为经济变量对空间人权得以实现的自然可能性产生否定作用,成为侵害空间人权从而导致空间非正义的主要致因。它们使社会中部分有产者按照资本的持有量和固定资产的投资额来分配、占有空间资源,必然地解构人类各成员在空间方面的天然平等关系。人的正当栖居要求被扭曲:有钱人的空间占有欲极端膨胀并得到奢侈性满足;而贫穷者生命活动的正常需求却被严重压抑而得不到基本保障。人的发展空间条件也以金钱、资本拥有量为配置标准,扼杀了大批经济支付力不足的社会主体之发展要求与潜力。至于人们在生活空间中的文化多样性、道德理想、人格彰显的个性化诉求,在冰冷、残酷的金钱、资本运动面前更无从实现。空间人权遭遇空间要素产权的资本化压制,丧失了现实性,成为牺牲品。这是通过空间的工业化生产、资本化运作而派生出来的一切空间非正义性的总根源和集中表现。

  当然,马克思在强调空间资源之产权必须为人权提供保障,借以实现空间正义时,并没有陷入正义论的乌托邦。他深知,一切“权利决不能超出社会的经济结构以及由经济结构制约的社会的文化发展”。(18)人权亦复如此。生产资料私人占有、资本的增殖贪婪与生产社会化、人权普遍性的固有矛盾,使由人权确认的自由、平等不断地与其内容相分离、与其本质相对立,以致人的生存、发展之自由、平等权利仅仅局限于市场交易原则形式上的表达,蜕变为维护私有财产和资本运作的权利。马克思一向认为:在资本主义社会,“平等和自由不仅在以交换价值为基础的交换中受到尊重,而且交换价值的交换是一切平等和自由的生产的、现实的基础。作为纯粹观念,平等和自由仅仅是交换价值的交换的一种理想化的表现;作为在法律的、政治的、社会的关系上发展了的东西,平等和自由不过是另一次方上的这种基础而已。”(19)因而“平等地剥削劳动力,是资本的首要的人权”。(20)实际上这是在富人和穷人不平等的前提下的平等,是以形式上的平等遮蔽和偷换事实上的不平等。基于这样的虚伪性人权,其平等和自由的空间演绎,即是列宁一针见血地指出的,“是富人用资产阶级报纸谎言这样的劣等烧酒来麻醉人民的自由,是富人‘占有’地主宅第、最好的建筑物等等的自由”。(21)所有这些冲突无不表现为一系列口头人权与空间要素实际产权的逆反:当人权被认为是理性的,它却是资本逻辑的产物;当它被认为是社会正义的表达,它却实实在在地服从于产权增值的要求,充任资本运动的意识形态符号。

  马克思关于空间非正义致因在于其产权对人权的压制和损害的立论,不仅有显然的社会学事实证据,更有深刻的经济学、资本逻辑理由。以土地为基座的包括自然条件和人工建筑成分在内的空间诸要素的产权化、资本化,之所以挤压和部分剥夺贫苦大众的空间权利,全在于资本增殖的刚性逻辑破坏了人权兑现的经济依托。空间诸要素的产权化,将人类生活之物质形式与社会关系载体的空间之所有权、使用权、受益权、处分权加以主体归属的资本化确认,集中体现为空间基础的土地之产权复合体。地产权是诸多空间要素权属关系的综合,包括空气、阳光、水源、物产等自然因素的权属关系,以及建筑于其上的房屋、设施、交通等人工环境诸因素的权属关系。后者作为一切空间投资形成的固定资本沉淀,给土地、空间的原生态因素以巨大的经济变量,导致空间因素平等归属于土地上一切居民之自然权属关系解构,在人权面前派生出空间生产和分配的非正义性来。

  以地产权为基础的空间产权之资本化运作,对空间人权的压制、损害,实际上是空间生产的资本逻辑对空间资源人权化配置之人本逻辑的解构。在初始状态下,土地使用者拥有包括土地所有权、开发权、使用权、受益权在内的土地产权束。但当人类的生产不仅是空间物质事件的生产,而且也是空间本身的生产;空间不仅是一种生产资料,而且让“构成空间的那些交换网络与原料和能源之流,本身亦被空间所决定”的时候,(22)资本便强化了对空间生产的注入,使空间生产广泛地成为资本增殖手段,一切空间要素产权化、资本化。社会生活的空间重构,便因此成为空间产权主体依据资本逐利驱动而进行利益权衡和博弈的过程。土地供给,更多地成为土地所有者、开发商的彼此博弈与妥协。土地产权转移和利益兑现过程,即空间要素的再组织、再开发、再交换,是资本积累的运动,也是空间权利在不同主体间竞争和分配的结果。这一过程往往是在强势的资本主体与弱势的土地主以及作业者不对等的博弈中完成的,难以公平交易:造成土地物产的低水平作价、土质改良投入的损失、民居拆迁的低价补偿,以及为生存空间丧失或挪移要付出巨大经济损失和生态、社会代价。这方面最残酷、最典型的样本,是英国农村城市化中的地产权转移形成的“羊吃人”失业悲剧,以及农民进城沦为流离失所者的非人惨境。土地上的原居民、作业者拥有的空间生存权、经营权等基本人权,成为空间转型、产权转移、非正义生产中的牺牲品。开发商在土地上盖房子,筑造各类设施,实现货币资本向地产、房产一类固定资本转化,最后售出空间产品实现资本增殖。在资本主义社会,房地产开发随着资本在城市中心地带的密集投放,会引发区间所有固定资本联动升值。因为单位空间资本容积率越高,固定资本板结深厚,人财物密度加大,空间趋紧而需求高涨,房地产自然升值。另外,城市中心地带公共服务的密集投资,环境快速改善,土地、空间级差提升也必然拉动原有固定资本迅猛增殖。哈维深刻揭示了其中奥秘:“对级差地租的更加普遍的追求产生了资本投资强度上的地理差异,常常会确保资金充足的地区越来越富,而资金贫乏的地区则相对越来越穷。不管怎样,级差过程是纯经济的,同时又是生态的、社会的。”(23)这种空间资本化运作的结果,必然使原来房地产产权的拥有者更加暴富,让进城务工的新增市民须以更高昂的代价求得栖居空间,甚至一辈子成为房产权的债奴。可见,空间的产权化、资本化天然地具有一种维护富人、剥夺和压迫穷人、加剧两极分化、制造空间非正义的势能。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栖居空间本身已成为资本积累的一个重要因素与媒介。在城市空间重塑过程中,发生着诸如所有权和开发权转移,不同利益群体栖居空间更替,以及社会关系空间重组等变化。不同主体的空间权利,依其空间生产投资量诸如地产权、房产权的拥有量而差异性地得到实现。这种空间产权的资本化配置,必然是人们经济关系甚至整个社会关系之权利、地位不平等配置的产物,或维护、加剧了这些不平等,严重扭曲空间使用价值的社会化实现,因而本然地成为空间非正义之经济根源。哈维在对巴黎城市空间社会品格的考察中做出了这样的解读:“巴黎的房地产所有权所具有的社会意义与社会定位出现剧烈变化”;“巴黎房地产越来越被视为是一种纯粹的金融资产,一种虚拟的资本形式,它的交换价值被整合到一般的资本流通当中,完全支配了使用价值。”(24)空间这种片面的经济开发和资本定位,还损害了空间利用中社会、生态、文化价值的保护和提升,损害了空间合理利用的人类性、普遍价值和代际公平。因此,我们必须在空间生产、资源分配的人权与产权的平衡中去审视和实现空间生产的正义性。

  面对资本逻辑绑架的空间生产工业化、资源配置市场化和贫苦大众居住环境、空间人权严重恶化等大量非正义的现象,马克思恩格斯发出了空间革命的人权呐喊:“必须这样安排周围的世界,使人在其中能认识和领会真正合乎人性的东西,使他能认识到自己是人。……必须使环境成为合乎人性的环境。”(25)很显然,这是对资本主义社会那种让空间人权成为产权牺牲品的非正义空间生产的彻底颠覆:维护和实现空间人权,让空间产权服务于人权。此为马克思主义空间正义观的圭臬!美国当代地理学家苏贾曾经指出,“在马克思、恩格斯……的经典著作中已有强烈的地理和空间直觉”,只是它们没有得到充分的诠释而已。(26)人们强烈意识到,“资本主义和新资本主义的空间,乃是量化与愈益均质的空间,是一个各元素彼此可以交换因而能互换的商业化空间”;(27)故而“要想理解非正义的地理形态何以形成,需要我们关注财产权的潜在机理”。(28)依据这样一些关于空间正义的思想法则来理解习总书记说的,“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一意见,(29)我们不难认定它极好地表达了空间正义的理念。其中,将栖居空间的生产目的定位于满足人民的居住,既在使用价值方面维护了房地产业正当而合理的物用意义,又在保障居者有其屋的人权方面坚持了社会公平正义原则;同时在经济政策、市场管理和政府监督方面,昭示了维护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基本原则,防止房地产业的无序投资和过度投机,背离社会正义,引发金融乱象和社会风险。这是平衡空间领域的人权与产权关系,实现空间正义的重要战略思维。

http://idiomcoach.com/ziranxu/112.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